对花

发布时间:2017-08-03     来源:兰州文明网

  花是迎风招展的生命,是能看得见的纯粹的生命形式。

  说起花,大约很少有人不爱;但爱不一定懂。

  我爱花,但不敢妄言懂。首先,大多数的花我都叫不上名字,更不知其习性;再则,把我养的所有的花都加起来,还抵不上一盆较名贵的花木的价值。

  当然,花一直是有价值的,这体现在高低不等的价格上。价格和价值是人所规定的。人用一定的标准将人区分成了三六九等的同时,也用类似的标准将花区分出了三六九等,花而有知,能不群情激愤?我觉得,价格和价值并不总是相等的,尤其对于花来说。有人花大钱,买回一盆名贵花木,如娶小妾一般,爱上几天,置之不理,隔一段,又“娶一位”。如此,家里“美人”渐多,一进家门,都有些磕磕碰碰,早买来的就枝黄叶烂,黄脸婆一样,正是“只见新人笑,不闻旧人哭”!倒不如我辈,无论怎样的花草,都能如对佳人,长相厮守。即就是一盆几元钱的文竹,也能在其欲说还休之间,体味眉蹙春山、风姿摇曳的雅致。如仙人球在通身的愤世嫉俗中,出人意料不知害羞地簪了满头艳丽的花朵,则是更为令人捧腹的节目。

  花是植物的青春。花期的植物很精神,招蜂惹蝶的,妙龄女子一般。但青春也好,妙龄也好,造化安排好的这段季节性的美丽,总是为了有个结果。因而对花和女人来说,爱比懂重要。毕竟花是叫人爱的,而不是叫人懂的;女人也是叫人爱的,而不是叫人懂的。懂是精神的,而爱是物质的。爱是家中的热炕,懂是雪中的远山。在这个物质世界,当然物质比精神要紧得多。精神是不重要的,不是不重要,谁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