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欢迎来到兰州文明网!

书箱缘
发表时间:2017-07-06       来源:兰州文明网

  在父母家,有个不起眼的小书箱,长不过一米,高不过八十公分,合起来就是一个简易的小箱子,分开便是一个简易的小书柜,立在桌子上,放上书籍,蛮有品味。随着岁月的洗礼,淡绿色的箱子表面,油漆已经开始脱落,斑驳出原始的颜色,给人的感觉很粗糙,但它依然像块宝,被父亲珍惜。

  至我懂事起,父母搬过很多次家,而每次搬家,有些不能用的家具被父亲送人,或者扔掉,他一点都不可惜,唯独这个小木箱,伴随着我们东牵西挪,历经周折。每次搬家,它都被父亲小心翼翼地搬动,唯恐碰坏。每次望着这个小小的简易书箱,我的内心就涌出很多遐想,这件看似普通的简易书箱和父亲之间一定有什么渊源,让父亲这般珍爱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便和父亲谈起了这个小书箱。原来呀,这个小书箱比我的年龄还大,和父亲还真有段不同寻常的缘分。

  一生酷爱读书,更爱买书的父亲,一九五七年,告别爷爷奶奶,叔叔姑姑,背着简单的行囊和一大包书籍远离兰州,来到了当时还非常偏远的陇东华亭工作,开始了他新的人生之路。来到华亭,他被这里秀丽的景色,连绵起伏的山脉,绿莹莹的植被深深吸引,冥冥之中,他的生命已经和华亭的山山水水惺惺相惜,永不分割。

  来到华亭,父亲被分派到了水利科工作。那时候,全国兴修水利,皇甫山被列为水利建设的重点项目。领导便派父亲到皇甫山水利建设工地负责技术,被安排在马峡公社甘树庄一位姓黄的老百姓家里住宿吃饭。那时候,干部下乡吃住都是老百姓家。这家里有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,小夫妻和两个聪明可爱的孩子。那时候,还未富裕起来的农村,人们的日子还过得紧紧巴巴,而且家家户户靠工分吃饭,吃不饱,穿不暖,每家每户的日子都过得十分清苦,但这家女主人非常勤快,把家里家外收拾得干干净净,利利索索,饭菜虽然简单,但也十分可口。白天父亲在水利工地工作,晚上便到此居住。每到晚饭后,父亲便借一盏昏暗的煤油灯查阅资料,算算画画,看书学习,一工作就是深更半夜,甚至通宵达旦,有时候,为查阅资料,书籍放得非常凌乱,满床、满桌都是书籍,使房间显得杂乱无章。

  这家有位六十多岁的老太太慈眉善目,待人热情和善,像母亲一样慈祥,关心呵护着他,让孤身一人的他,深感家的温暖。每次趁父亲下工地工作,老人家便把父亲的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,把书摆放得整整齐齐,让父亲非常感动。有一天,在工地工作了一天的父亲,迎着斜阳,拖着疲惫的脚步走进他的房间时,突然,他的眼前一亮,只见黑黝黝的桌子上放着一个崭新的书柜,漆着苹果绿的颜色,漆未干,还散发着浓郁的味道,一家人正围着柜子欣赏。父亲当时傻眼了,惊奇地望着这一家老小。

  只见小伙子憨厚地笑着说:“俺看你是个有知识,有文化的人,这么多的书没地方放那成,我给你做了一个书柜,能摆设,也能搬动,很方便的。”父亲一听,茫然地说:“原来你是木匠啊?手艺真好!”。看到这轻便的书柜,让自己那么多书籍终于有了归属,父亲

  自然喜欢的不得了,感动中忙掏出身上仅有的几元钱递到那人手里说:“你真是个有心人,既然你给我做了书柜,我就收下,但是这手工钱和材料费你必须收下,否则,我心不安啊”。可惜,任凭父亲怎么说,这一家人说啥也不肯收钱。老人家笑呵呵地说:“你们从大城市来,离开父母多难啊!做个书架有啥呢,怎么好意思收钱呢?“无奈的父亲只好收回钱。就这样,父亲便和这一家人结下了深厚的友情。

  从那时起,这个书箱便伴随着父亲走遍了华亭县的沟沟坎坎,山山水水,从这个小镇到另外一个小镇,从一个水利工地到另外一个水利工地,都留下它和父亲的足迹,直到父亲成家立业,它从未离开过这个家。五十几年的光阴里,它见证了一个时代翻天覆地的变迁:见证了父亲走过的路:见证了父亲从青年到老年,这段人生历程的酸甜苦辣,荣辱沉浮,还有我们和父母在一起的点点滴滴,快乐时光:更见证了我们这个家从羸弱到四世同堂的坎坷历程和悲喜人生。

  五十几年的悠悠岁月里,一些人已经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,就像当年那位善良的老人和他的儿子,已经和我们阴阳相隔。我们已经无法去探寻他们更多的故事,但那段人间真情,在时光的隧道里,却愈加真实地再现,成为父亲挥之不去的记忆。那个初来华亭工作,暖暖的一幕,常常感动着父亲,在回忆中,两眼已溢满泪水的老人,也储存着更多的思念。留下这个小书箱,也是为了永远的怀念。

  而今,父亲装潢一新的居室里,这个书架依然成为我家的摆设。虽然小书架已经承载不起父亲几十年积攒起来的书籍,但它却陪伴着父亲的晚年生活,在淡淡的午阳里读书,回味,也能帮助他回忆起更多美好的过往。

  书箱缘,缘起缘落,不落的是那段不了情……(甘肃省作协会员毕琴 兰州日报)

兰州文明网责任编辑侯亚东